滴滴

废话地

下雪了。
这是陆必行在凯莱星定居十三年之后第二次降雪。距离上一次下雪可能隔得没有多远,大概也就五六年前吧。
凯莱星一向气候适中,十几年不下雪都是常态。隔五六年下一次,陆必行已经很满足了。
他把自己打扮得像一个古地球时代东方画册里的北方娃娃,头上戴着一顶盖住耳朵的火车头帽。欢快地从独眼鹰家二楼冲了出来。一台小小的竹蜻蜓人工智能吊着他,平稳地擦着院墙飞出去,最后在不远处的大仓库旁边轻轻地把陆必行放到雪地上。
陆必行跑进仓库,跑到角落里的农场门口,一进门最先看见的是番茄植株。这种矮小的灌木以它独有的酸甜口感以及介于蔬菜和水果之间的特殊身份,得以一直流传至今。
陆必行用个人终端扫了一下传感器。红灯纷纷亮起。本就流淌着光彩的眼睛更加闪亮了起来,放着近处的不要,跑进果园深处,摘下了一个样式最为古朴的大红色番茄。
陆必行边咬着边穿过番茄林,找到了最让他开心的地方。
一台烧烤架静静地摆在没有放置培养基的空地。
蘑菇园里湿度很高,孢子浓度也不低,他不太能长时间呼吸这种空气,匆匆进去摘了一捧七岁那年吃过,摘过,认识的蘑菇。
小心翼翼地自己点了炉子,菌子刚放上去,就滋啦一声膨胀起来。撒上台子旁边早被人准备好的调料——独眼鹰一定对今天的降雪早有准备。
那些真菌在烤架上呜咽着干瘪下去,边缘卷起,散发出独特的鲜美滋味。
陆必行从左边到右边一连着叉起一串,想:在老爸过来之前我得多吃几个。

下雪了。
林静恒灰色的眼瞳里映着图书馆巨大的拱顶玻璃,散发着巴洛克式美丽的铁艺花纹镶嵌在透明的玻璃上。
白色的雪像鹅毛一样吹起,从这些花纹之间掠过,有些,粘在了玻璃上。
林静恒放下书,目光向下看到了街道,大人们打着伞,从这些精灵一样的东西底下穿过,有些人则相互依偎着,仿佛一把伞就是一座孤岛。
但让林静恒觉得烦恼的是陆夫人又带了一群小孩回家,在这个人工组织的下雪假之中不顾一切地疯玩,林静恒跟陆信说后天要考机甲操作理论,背了书就一个人躲到图书馆里。
但这些愚蠢的东西他其实早就学会了,倒着写也不一定出错。
林静恒宁可从来没有下雪日,他觉得比起十几只吵闹的小狗一样的小孩,陆信没完没了的喋喋不休似乎还更能接受一点。
====
看到这里了,写一点。
我真的好喜欢他们俩啊!陆小甜心和林大傲娇。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