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

废话地

真的太不坚强了。值得批评。

终于发现了是哪儿不寻常。我仿佛将自己完全融进了互联网。现实中留下的这个躯壳仿佛一个假人。不知道该说我是好的还是坏的。又或者是荒唐的

且莫哀啼。

若是伤了哪怕半分毫厘,岂不可惜。

眼泪是金珠坠儿,眼珠是琉璃翠。

生来是千金姊,又怎堪做那落魄儿。

❤❤❤❤❤莫生气莫不开心

终于看完了残次品。
最近做事越来越没耐心,看文也不怎么能看下去。断断续续地看了很久很久。
但是我总是被他俩感动到。
说实在,这是第一次从p大的文里呼吸到这种欲罢不能。pp的文,看了杀破狼,默读,残次品,六爻看了一点点。
杀破狼,最让我惊绝的是长庚后期滴水不漏的安排,最喜欢的桥段是他在马车上为了掩饰乌尔骨不惜告诉顾帅他的痴心妄想。面如金纸,脸色惨白,天上落雪,裹着狐裘,猝不及防地吐出一口血。我喜欢长庚为国家殚精竭虑地思考,有创新,可持续。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我总是从顾帅的想法里看到同情,看到怜惜,但是不是基于对长庚这个人格本身的喜爱。
默读。惊叹于整个大故事的构思,用默读者和朗诵者同一类群体,两种不同的意识来展现善意与极端偏激,每一个案件都让人发自内心生出拷问。感觉感情线更能接受一点,也仍然让我觉得可有可无。
只有残次品真的完全击中了我的内心。可能就是得有奇妙的心电感应吧,共振的频率达到一致,就不由自主地全身跟着颤抖起来。我甚至觉得它每一点都写得很好,没有哪一点能让我特别拎出来说一说。我记得林静恒一直很注意不要让陆必行以为他是因为陆信的缘故才对他青眼有加,他是真正觉得陆必行这个人“有点可爱”,是他回到第八星系“唯一的理由”。
也许是因为我的性格和陆必行很相似,我特别明白像这样的人要真正喜欢上一个人是很难更改的,锥心刺骨,一辈子也别想把他抹去。
而我的理想型刚好又是林静恒这一种,也许他也代表我的另一个人格。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他所有的行为都符合我的预期,他嬉笑怒骂的样子,他把“看在眼里的人都记在心里”,其实是很重情重义,却总是一副疏离冷漠的样子。
就是要有一个善解人意,又愿意用真心和他换的人才值得他为之付出生命。他永远做好了准备牺牲,但是谁又忍心他来牺牲呢。
残次品给我一种古老的英雄故事的感觉。主角永远无需怀疑自己是否站在正确的一方,因为他们心里真正了解什么是慈悲,什么是正义。
非常完整,恢弘,又壮阔。一切事情有迹可循,一切灾难善始善终。
而且pp还写了我非常喜欢的AI题材。充满了瑰丽幻想的星空,刻板但有趣的人工智能。
每个人遇见的人心中都充满热情,希望与爱。除了反派。
真的是非常古老经典的写法,只有反派决绝一意孤行,顽固不化,看起来像一条被困在电击盒里的蚯蚓。试过一次就再也不肯去。殊不知右边的捷径出口是一台绞肉机。
而主角们则朝着那个坎坷的电击器反复冲撞,看起来又笨又傻,到最后真的越过重重阻碍,获得了自由。
当自由联盟之歌第一次在辽阔的宇宙之中响起,我的内心忍不住跟着流下泪来。
我看见那些破碎的机甲,尸体一样漂流在星宙,悲壮又苍茫的孤寂感冲撞着我的心。
似乎只有这世上最艰难困苦,矢志不渝的爱情才能填补它。
“我们来自海角,封闭沉默的群山,在星光抛弃的荒原,点起呼唤自由的烽烟。听见……”
“听见……”
“狂风在咆哮,血在烧——”
“啊,朋友,跟我们走吧,脱下镣铐,扬起风帆。”
//

陆必行自编自导,在脑子里编排了一出毫无现实依据的小剧场,把自己编排成了一个对他不好的反派,还没来得及细想怎么个“不好”法,“陆导”已经把自己心疼坏了,肋骨都酸胀起来。

天哪

“他小时候有个恐龙睡衣,哈哈哈,我去将军那述职的时候亲眼见过。”

噢噢噢哦哦恐龙睡衣!怎么这么可爱